憂鬱症中的疾病危機

憂鬱症的女性的終身盛行率約在10-25%,男性為5-12%,每五個女性就有一個在一生中有一次的憂鬱症發作的危機;全球性疾病負擔(GBD2000)報告說明,憂鬱症的社會負擔佔全部疾病排名的第四位;預估到了2020 年,憂鬱症的負擔將會是全部疾病的第二位,僅次於缺血性心臟病(ischaemic heart disease)。

憂鬱症中的經濟危機

憂鬱症為21世紀職場主要疾病,造成嚴重的社會經濟負擔(social economic burden),美國每年損失估計達43兆美元。

憂鬱症中的生命危機

憂鬱症和自殺關係密切,全世界每40秒鐘就有一個人自殺離世,1年有100萬以上的人自殺離世;87%的自殺死亡個案生前有過精神相關疾患,多數為憂鬱症, 2/3重憂鬱症患者有自殺企圖,其中10%~ 15%自殺離世,沒有說再見,就離開了我們,全球死於自殺者,多於謀殺和戰爭死亡人數。

在台灣,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憂鬱症調查指出,按人口比例估算顯示:8.9%的人有憂鬱症狀,約200萬人,其中重度憂鬱者,約佔5.2%,約125萬人。

憂鬱症中的疾病危機

「沒有一個自殺離去的朋友,是真的出於自己的『選擇 』!」
在台灣,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憂鬱症調查指出,調查按人口比例估算顯示:8.9%的人有憂鬱症狀,約200萬人,其中重度憂鬱者,約佔5.2%,約125萬人。
搶救一個消逝中的憂友族,讓生命能有再次選擇的力量,找回愛與平安。

憂鬱症中的經濟危機

研究指出,以流行病學盛行率估算,憂鬱症在台灣造成的經濟成本一年為405億元,其中藥費、醫療照顧等直接成本只占百分之廿二,約89億元;但因憂鬱症無法工作造成的生產損失,占了百分之七十六點三,金額高達309億元。這數字十分驚人,比台灣許多縣市一年的預算還高許多。

憂鬱症中的生命危機

在台灣每2.5小時就有一個人自殺,自殺死亡者生前達憂鬱症診斷者高達87%。自殺在台灣已是十大死因第九位,男性是女性的2.2倍。自殺是15-24歲青年的第二大死因,25-44歲壯年的第三大死因,45-64歲中年的第七大死因。

國內憂鬱症存在高盛行率、低就診率,每十萬名憂鬱症患者,只有2.3%就醫憂鬱症就醫比顯低,其中58﹪的人選擇非精神科,25﹪的人找親友傾訴或尋求心理諮商,顯示國人仍有許多人認為精神疾病是隱疾。

哪些人是憂鬱症的七大高風險族?

  1. 精障疾患憂友 嚴重的精神障礙共病憂鬱症的病患
  2. 重症身障憂友 嚴重的慢性病或殘障共病憂鬱症的病患
  3. 創傷經驗憂友 PTSD/ASD(創傷後壓力/急性壓力疾患)驅成憂鬱症的病患
  4. 上癮失控憂友 煙癮/酒癮/藥癮/網路成癮驅成憂鬱症的病患
  5. 危機認同憂友 性向/身份/價值危機認同等驅成憂鬱症的病患
  6. 境外移民憂友 憂鬱症在新移民中高達30%,呈發病及死亡率高的危機
  7. 失智/懷孕憂友 產後憂鬱症/失智後腦功能障礙驅成憂鬱症的病患

五大年齡層中憂鬱危機的現象

兒 童 憂 友 族

在台灣,平均一天就有37個孩童在黑暗中忍受身體或心理的虐待;約至少5萬名國小學童受大人失業影響,72%擔憂家中經濟;20%三餐不繼;32%無法準時繳交學校費用;35%失業家庭孩子生病時不看醫生;每年近六百名兒童癌症新個案發生,全台有近八千個癌症病童正與病魔奮戰…這些孩子的心「心」陰影,成為憂鬱症侵蝕的最大陷阱。.

青 春 憂 友 族

 

在台灣,調查統計顯示25.4%的大學生、28%的高中生、30%國中生情緒指數呈現憂鬱狀態,青春憂友族處身於自我認定與混淆的階段,情緒的迷思深需覺察與關助,肯愛青春憂友族,讓青春憂友穿越成長迷霧。

成 年 憂 友 族

在台灣,調查顯示8.9%的人有憂鬱症狀,女性約是男性的1.8倍,男性的壓力源以生養及失業壓力為主,女性以親子和夫妻關係為主。成年憂友族處身於親密與孤立階段,情緒的解讀深需接納與傾聽;肯愛成年憂友族,讓成年憂友找回精神健康。

熟 年 憂 友 族

 

在台灣,調查指出台灣中年人的焦慮指數高達73.5分,壓力源以養老及中年失業為主,熟年憂友族處身於創造生產與停滯階段,情緒的照護深需陪伴與支持,肯愛熟年憂友族,讓熟年憂友找回精神健康。 

老 年 憂 友 族

在台灣,調查顯示8.4%的65歲以上老人有憂鬱症狀,高於世界衛生組織的6.1%,壓力源以身體健康困擾為主,銀髮憂友族處身於自我統合與絕望階段,情緒的失落深需親情與看護,肯愛老年憂友族,讓老年憂友找回精神健康。  

幫忙憂鬱症朋友,需要什麼資源? 為您說明。

1. 憂友族需要一個切身照護他們的中途之家

憂友需要一個能提供就業庇護/就醫日照/就養長照的中途之家, 以整合照護憂鬱症七大高風險憂友族。

2. 憂友族需要一個直接療育他們的搶助系統

憂友族需要一個能針對兒童/青春/成年/熟年/銀髮等不同年齡層,以藥物、心理、合併、另類治療,建置一個從個案/團體到社區的安心系統。

3. 憂友族需要一個消匿社會污名與提升支持的防治宣導

憂友族需要一個能進行跨媒介整合的憂鬱症衛教宣導, 藉由多媒材的出版與出品,消匿社會污名與提升社會支持。 

4. 憂友族需要一個能擴充學習的養成機制

憂友族需要一個能擴充學習,涵括精神藥理學、大腦神經科學、心理治療、 能量心靈科學的養成機制。

您可以如何開始關心「憂鬱症」的朋友?

您可以從以下幾項做起:

◎ 開始關心自己及身邊親友的精神健康。
◎ 加入成為憂鬱症相關社福團體的志工。
◎ 捐款支持憂鬱症相關社福機構。
◎ 投入憂鬱症防治的專職人員行列。
◎ 多讀一本走出憂鬱症的書籍並與人分享。